戒烟 > 戒烟方法 > 戒烟及其它
戒烟方法

戒烟及其它

字号+ 作者:陈小编 来源:转载 2019-04-21 18:11:00 我要评论( )

我自幼生长在烟草味道很浓的家庭里。过去在农村几乎是人人都会吸烟,有的从几岁开始便有了这种嗜好,大家也就对此习以为常了。我的父母都是十几岁就开始抽烟的人,当我开始记事的时候,他们的烟龄已经都在二十年以上。那时,母亲就用烟袋抽烟,父亲抽的则是自己用旧书报手工卷的烟。这些烟都是自家在自留地里种植的,稍微好一点的叫叶子烟,那种尼古丁含量特高劲头又很大的大家都叫它“蛤蟆头”。这种烟别说抽了,就是闻着味儿也会让不抽烟的人难以招架。在农村,凡是在抽烟上有些造化、烟龄较长的老烟民,都会对此情有独钟,他们再抽别的烟已经很不过瘾了。小的时候,不但我的父母会吸烟,在我的家族和主要的亲属中,抽烟的人真是很多很多。无论你走到谁家,都会看到老老少少把这屋子抽得乌烟瘴气的情景。那时,几乎没有人谈论什么抽烟的坏处,好像人们已经把这作为一个人一生都无法离开的基本嗜好和人们之间交往的基本技能,那时谁也没有认为抽烟是什么不良的生活嗜好,好像作为一个大男人要是不会抽烟就会被别人瞧不起似的。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的熏陶中长大的。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后来,家里搬到了离自己出生的这个老屯只有十几里路程的一个刚刚建立不久的移民新村。整个村子里二十几户人家都是从其它村庄新搬迁来的有的还来自山东、河北和辽宁等地。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感受到了一种孤独。还不到上学读书的年龄,村子里的小朋友又不是很熟悉,就跟着放猪的猪倌混到了一起,最后在未告知父母的情况下竟然拿起一杆长鞭当上了小猪倌儿。就在野外放猪的日子里,这位烟瘾很大的我叫三哥的人时不时地在他抽烟的时候也要送给我一支。他抽的十九分钱一包的经济烟,在当年那算是最便宜的卷烟。开始的时候,我说什么也不抽,我说自己闻到了烟味儿都有些头晕。这位三哥说什么也不信,他说:你父母都抽烟,你怎么可能一闻到了烟味儿就发晕呢?那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三哥对待这件事情倒是挺认真。说完之后,又递给了我一支烟。一见这种情形,我也无法再拒绝,就接了过来。三哥亲自给我点着了,我就试探着先是小口小口地抽了起来。就这样,在那一段当小猪倌儿的日子里,我第一次接触了香烟,第一次有了吸烟的经历。好在那一段别有情趣的生活随着我走进了学校的大门而悄无声息地结束了,随后也便被生活的改变而淹没在匆匆而过的岁月的长河中——

而后在漫长的岁月中,自己又有几次和香烟产生了很深的关系。我的姨夫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进城参加工作就在家乡那个县城的糖酒公司,其中就有卷烟的批发业务。到了“文革”后期,姨夫已经是这个单位管事不少的业务骨干了。让我记忆最清楚的是公司专门用于特供的名烟名酒都由他来管理,尽管他没有签字的权利,但是要是买点好烟好酒他还是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这些农村的亲戚们也总愿意到姨夫家去呆上几天。尽管那时姨姨没有工作,只能在街道的五七厂当临时工挣那么三十多元钱来贴补家用。但是,姨姨姨夫是很重视亲情的。只要是我们这些亲戚来了,那保证是拿出最好的东西给我们吃。除此之外,就是还能抽上几支用锡纸包装的高档香烟,什么牡丹了,墨菊了,江帆了,大重九了,还有大前门了等等。除了那一段当猪倌儿我早就不再吸烟了,但是看到姨夫家有这些名烟便也动了心,姨夫的老父亲又再三让抽上一支,也就不再客气了,便大模大样地抽起了名烟。直到离开了姨姨家,这烟自然也就不再抽了,更谈不上有什么君子之瘾。还有,就是到了舅舅家也可以抽上几支名烟。那些年,表哥也染上了吸烟的嗜好,而且愿意抽个馋烟,不好的卷烟他宁可不抽也不去动一下。所以,每当到了要过春节的时候,他总是要姨夫给他批几条当时的名烟,以便家人和重要的客人在节日期间享用。我每年春节过后都会随着家人到舅舅家去热闹一段,这时便能和大表哥一起抽到名烟了,尽管没有成瘾,但是连续几天每天都要抽上几支,也就渐渐地对吸烟有了一定的兴趣而且父母和那些亲属中的长者都好像很支持自己这样做。但是,我自己那时已经很清楚,吸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不良嗜好。要是一旦戒不掉,那将给自己一生的健康带来损害。所以,当自己结束了在高中的学业走上工作岗位以后,就有意识地远离了烟草。虽然有时遇到了一些节令和特殊的场合,还是要在别人的热情逼迫之下抽上一两支香烟,但是自己已经下决心要远离这个生活的恶习。直到自己已经走上了县级领导的岗位,这个防线都还坚守如初。

但是,上世纪的1996年七月份,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调回地委政研室担任一把手,自己的职级也便由将近十年的副处变为正处级的部门一把手。回来上任以后,因为在外县工作期间有亲朋好友逢年过节给我送了一些香烟,搬家的时候,我也就没有放到家里,就直接放到了自己办公室的卷柜里。我每天都要和室里的同志研究材料,下边的这些同事基本都是资深的烟民。一个材料研究完,我的办公室便也被烟雾所笼罩。更有意思的是,我装烟的那个卷柜从来都没锁过,打开门就可以看到放在那里的香烟。有一天,几个烟瘾大的同志很快就抽完了自己兜里带来的烟,一时烟瘾又上来了,便急的打开了我的卷柜,一看好家伙这不是还有这么多的名烟吗,那是不能放过了,于是一个人发了一盒中华烟,大家又抽了起来。这时,一位副主任看看端坐在缭绕烟雾中的我,笑着说道:“这怎么能行,咱们有点太不讲究了,抽着主任的烟,还得熏着人家。我看,你也抽一支吧,这二手烟危害更大,你就变二手为一手,来个以毒攻毒吧!”开始,我说什么也不想抽,因为自己都坚守了这么多年,这道防线无论如何不能突破,而且我跟大家表示:这卷柜里的烟就是给大家准备的,只要需要随时来取,但是烟我就不抽了。我的这番表述大家还是不允,而且说你要是不抽那我们也不好意思抽了。一听大家这样说了,我没再言语,直接就点着了一颗烟便抽了起来,而且一边抽着,一边讲起了自己和香烟的渊源——

一支烟吸完了,屋子里的几个同事哈哈大笑,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道:“你看,你这也是烟草的爱好者吗!也是有前科的人啊,你何必这样苦行僧般地束缚着自己,能抽就抽吧,要不你整天还不知道呼吸了多少二手烟呢?再者,就是抽上几支烟,对身体也不一定有什么影响。你家的两位老人都抽了一辈子烟了,不也活的好好的吗?”大家的这一通教育让我无言以对,从此我便当上了正式的烟民。但是,我还是给自己定下了规矩:那就是要坚决控制烟量,每天不能超过半包烟;一般情况下,还以不吸烟的理由拒绝别人敬烟,自己也不给别人敬烟,因为烟酒不分家,吸烟的人凑到了一起往往是抽起来没完;在公共场合不吸烟,尤其是参加各种会议,即使是会议室可以吸烟也不要吸;坚持一个牌子,不抽杂牌子烟,宁可不吸也不抽那些低档烟。

就这样,在自己的极力克制中,我的生活中便增加了吸烟这样一个内容。随着烟龄的延续,人的体内对尼古丁的依赖性也在不断地增强。每天吃完饭的时候,也是烟瘾发作的时候,所以无论怎么忙都要吸上一支烟。吸烟久了,对器官的影响尤其是呼吸系统的影响也在逐渐地显现。每次,去检查身体都会有肺部纹理增厚的影像检查结论。另外,长期吸烟的人,口腔里已经有了一种很难闻的气味,就连自己都会感觉到。尽管这样,也还是没有想到要把烟戒掉。即使是在人生最困难的阶段,也没想到戒烟这件事,就连家里的人也不主张让我戒烟,而且还是一如既往地抽着一直以来的那个牌子的烟。

到了2015年,我一家的生活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先是94岁的老母亲离开了我们,而后不久我的小孙女就来到了人世。在她出生之前,我和妻子就像搬了一次家一样来到了京城,在等待着这个新的生命的诞生。孙女在我们的期盼中降生了,我和家里的人身份都发生了变化,肩头也增加了沉重的担子。就这样,我一直守候在孩子的身边,亲自见证了孙女的健康成长和儿子一家的幸福快乐。在京城生活的这两年时间里,除了感受孙女的出生及健康成长给我带来的快乐之外,觉得一个最大的生活陋习就是还在吸烟。由于孙女的出生,我已经不可能在室内抽烟了,就是她还没有来到人世的时候,我每次抽烟都是到小区内合适的地方,那么孙女一来就更不能随意吸烟了。还有,在北京吸烟人受到了很多的限制,在很多地方都不允许吸烟。所有这些都让我逐渐地产生和坚定了要戒烟的想法。今年的“双十一”好像正是我开始吸烟二十周年的日子。不管是不是这样准确,我觉得还是应当选一个有点意义的日子来实施自己的戒烟计划。因为,戒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它绝不像当初自己开始吸烟时那样简单。戒烟的反复性很大,它需要一定的毅力,非一般的定力就能成功的。所以,选一个特殊的日子,用来告诫自己,激励自己,绝不能半途而废,这是自己人生道路上所接受的一次极为严峻的考验,一定要坚持、坚持再坚持,直到最后真正远离那可恶的尼古丁,为自己的健康再开辟更加广阔的天地。

现在,终于下定了决心要远离烟草,告别吸烟的岁月。这是自己在人生道路上已经跨越花甲之年后的一个重大选择。自己正式吸烟经历了整整二十个春秋。在这段不不算短暂旳岁月里,自己对香烟产生了一定的依赖。它也在自己生命的历程中给我带来过许多的慰藉,曾经陪伴我度过了人生中最难过的那一段时光。1998年的1月中旬,我在一个地方担任主要领导职务的时候,曾经接待了一位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领导同志。在此之前,我也接触过许多省部级的领导干部,但是在他们中间吸烟的人很少了,只有这位十分豪爽的副部长是一个例外。那天,就在陪同他就餐的饭桌上,在没有正式开始就餐的那个短暂的时间里,这位副部长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一盒软包的中华烟,并先抽出其中的一支递给了我,他边递着烟,边说道:“你这地方的书记,肯定会吸烟吧,还没开饭,我们先抽一支怎么样?”部长的这个举动让我感到有些惊诧,我赶紧站起身来,一边去接烟,一边有些惊讶地说道:“部长,您还会吸烟呀!我本来是会吸烟的,一直以为到了部长这个层级,一般的领导都不吸烟了,所以也就一直没有抽烟,也没敢冒昧地给部长敬烟。那您的这支烟我可得抽了。”说着,我赶紧拿起火柴给部长点着了他手上的那支烟,随后,自己也抽着了部长递给我的那支中华烟。

听了我的话,部长好像还不很理解。就一边吸着烟,一边说道:“哪来那么多的说道。省部级领导也都是普通人,也都有自己的爱好。我没怎么拿这个职务当回事,当年在黑龙江下乡的时候,就学会了吸烟,再也没想戒掉它。”这时,我看部长很随便,也很健谈,对基层的同志特别随和,就问道:“那部长每天要吸多少烟啊?”

部长看了我一眼,说道:“这可没准了,我这烟高兴的时候就抽几支,有了不快和烦恼的时候也想抽几支;和亲戚朋友相聚的时候抽几支,一个人感到孤独的时候也抽几支。你说我这烟能少抽吗?”

那天,这位十分随和也很接地气的领导还和我们喝了一些酒。他在席间还告诉我们:他到云南少数民族地区去考察工作,那个地方的少数民族干部非劝他吃生猪肉,说这是当地的一个风俗,他二话没说就照着当地干部的说法吃了一大块生猪肉,后来也没怎么样,也都消化掉了。从此,他在吃喝饮食上就更加随便了。这位部长,后来在非典发生以后,被派到了卫生部担任了党组书记兼第一副部长,一直在卫生部工作到退休。他在卫生部工作期间,正是我国的卫生事业在非典发生之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时期。后来,我曾向给他担任过秘书的一位老乡打听,说这位部长在卫生部期间也一直都在吸烟。我听后淡然一笑,为部长坚守自己的爱好,保持着自己的初心和真性情而深感赞叹。又有好多年的时间过去了,那位吸烟的部长也从岗位上退了下来。我不知道他至今是否还坚守着自己的嗜好。在自己已经进入到戒烟者行列之中的时候,我倒是想起了这位值得我敬重的老部长。我的戒烟之路才刚刚开始,无论是按照生理烟瘾还是心理烟瘾,要想彻底地戒掉这一嗜好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好像任何一个戒烟者都是正在路上,只要开始戒烟那就是一项终其一生的任务,这对每一个人都是严峻的考验。吸烟者都是从占别人的小便宜而开始的,都是抽别人的烟而学会成瘾的;戒烟则是从自己远离诱惑并在折腾自己的过程中开始的,这是一个试图一时之快还是要今后久远的健康和快乐的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的选择。但愿自己能在这项生命余程的旅行中践守自己的 信念,坚定自己的决心,成为一个成功的戒烟者——




上一篇:【戒烟】戒烟六大真相和四大误区

下一篇:凭毅力戒烟?OUT了!现在更多人用智商轻松戒烟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